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你确定你需要一个“风口”吗?

来源: 中国品牌网 木人 发布时间: 2022-06-10 17:44:02 责编:高万鹏

摘要

任何技术的突破、概念的更新,都能给人以很多遐想和期冀。

 
2021年,有人说是元宇宙元年。
 
2022年,有人说是元宇宙元年。
 
当然,更多的人是不会纠结这个——元宇宙,愿意元年就元年吧。
 
刚听说这个概念,以为是对“混沌初开”时代的考古,盘古的妻子不就是“元”吗?看了之后确定这是虚拟现实“升级”。286、386、486……不想慢慢“遛”了,于是“奔腾”;VR、AR、MR......一直“二”下去也不对,干脆“元宇宙”。撇不开血脉中的打怪升级、打怪升级,之后憋出“突破”。甭管突破幅度有多大,反正换个概念也算。
 
任何技术的突破、概念的更新,都能给人以很多遐想和期冀。
 
比如元宇宙万一能发育的像冰墩墩一样完美可爱,大家看《红楼梦》是不是就不用抠饬儿那些佶屈聱牙的文字、或者在屏幕前陪着林妹妹掉眼泪……而是戴个头盔偷偷跟在贾宝玉后面潜入太虚幻境,让警幻仙子大吃一惊:呔!你这铁丑,不是应该出现在《天龙八部》里么……
 
30年前,钱学森先生就把“Virtual Reality”译成“灵境”,很是“信、达、雅”,但没火;现在“Metaverse”变成“元宇宙”,火了。这就像车厘子、布朗、奇异果什么的,你如果说这就是樱桃、李子、猕猴桃,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能跟你掰扯半天。人家要的是“新鲜”,谁管你樱桃、李子、猕猴桃到了英语世界怎么说。
 
元宇宙火了,咱还是说元宇宙。
 
自盘古开天辟地,人类一直孜孜不倦追求的最高境界莫过于长生不老。元宇宙是否能让人类离梦想更进一步呢?比如还是戴上一个头盔,我(人畜不论、贵贱不分)脑袋里的存储全部被读取(必须有一个超级加密保障,无论是理想道德部分还偷奸耍赖部分都不能被互联网公司窃取),然后在元宇宙中生成一个虚拟的我——且算作“一缕分身”。
 
在我身心健朗、思维敏捷时,物理的我为主导;当耗损已经足够严重时,“分身”自然接管,什么老年痴呆、神志昏聩都不会被发现,“行尸走肉”将不再是贬义词。
 
等具象的我终止运行,我就先认真研究围棋,打败阿尔法狗为柯洁报仇。然后,我再精诚领悟各个领域的真谛,游学世界名校,拿他360个博士,让胡适的35个博士头衔无地自容……我还要完成一项伟大的科研项目:肉身再塑工程……虚拟世界、现实社会任我纵横驰骋……只是,万一遇到太上老君、如来佛祖以及其他什么乱七八糟不讲道理的神仙直接把我封印在哪个不起眼的门墩儿底下可如何是好……
 
算了,先不想那么远。看看眼前元宇宙依旧风生水起,“兴奋点”很是不少。
 
“中国元宇宙大会”、“世界元宇宙大会”、“全球元宇宙大会”……开了的、准备开的、因疫情该延迟开的,眼花缭乱。
 
“河南省将打造全国领先的元宇宙产业园”、“广州多区谋划布局“元宇宙”,大湾区元宇宙产业链联盟将建成”、“(无锡)滨湖元宇宙产业轮廓初现!”……虽然还不能说遍地开花,但也快花开遍地了。这也正常,面对一个新的领域、新的经济增长点,谁不想成为领跑者?
 
最吸引我的还是一条来自《中国网》4月18日的消息: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将于4月27日成立元宇宙校区。
 
“元宇宙”校区,学生会不会招收虚拟人?我未来360个博士的宏愿能不能从这里启程?按照“校区”的汉语概念,我应该可以这样理解。
 
但按现实科技水平展望,顶多也就一堆肉体凡胎顶个头盔体验一下虚拟课堂……
 
当然,面对新事物、新概念敢于“突前”的精神还是很棒的。
 
风口浪尖是事儿,很难落下《新京报》。不久前《新京智库》推出题为“‘尝鲜’元宇宙,这个行业已最先站上了风口”,认为“元宇宙将深刻改变文娱行业”。
 
前后脚,《南方都市报》的《要闻关注》则重点关注了“元宇宙游戏频曝性骚扰丑闻”,认为“元宇宙存在伦理问题和相关法律空白”。
 
南北唱和,虽然关注点不尽相同,但也算联手助推元宇宙达到一个小高潮。
 
其实目睹这么些年潮起潮落,人们应该明白:所谓的成功者多是制造风口的,而不是站在风口上的——不管是猪还是人。
 
自古风口浪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地儿。尽管有人从中体验到了“富贵险中求”的超级快感,更多的是一阵喧嚣之后因风而散尘归尘土归土。
 
面对元宇宙这样新的诱惑,像我一样的胡思乱想不仅不会有任何损失,甚至还可能预防老年痴呆。但真要参与其中就应该经过细心观察、缜密调查以及较为完善的自我认知和长期的积累准备。
 
《三国演义》中,一个超级“风口”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大格局,赤壁鏖兵中几万孙刘联军干翻了号称八十三万大军的“大BOSS”曹操。
 
在这个经典战役中,周瑜无疑是站对“风口”的那个,但为了这次决战,周瑜做了多少准备?利用蒋干让曹操斩杀了水战专业人才蔡瑁、张允;让庞统献计让曹操把船锁一块堆儿;爆打老黄盖施苦肉计,阚泽投书诈降……一系列猛烈操作之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再看看制造“风口”诸葛亮,用东吴的财物东吴的员工,一番指天画地、手舞足蹈、絮絮叨叨就借来东风,让刘备几乎没付出什么就赚得盆满钵满,从此也开始长得像一方君主了;
 
曹操就甭说了,差点儿丢光老本儿只创造出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广告词儿;
 
至于蒋干,一辈子都在寻找“风口”,终于逮机会在风口浪尖上打了回酱油,却碎了瓶子……
 
其实这个世界从来不缺风,也不缺“风口”。
 
薛宝钗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要站对风口;
 
林黛玉说: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那些花好可怜;
 
杜甫说: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倒霉的为什么总是我?
推荐内容
电子杂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场监管总局“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专题 市场监管总局强化反垄断执法专题 2021年儿童和学生用品安全守护行动 总局召开定点帮扶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