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职业闭店人”躲不开的债

来源: 中国品牌网 王晴 发布时间: 2024-07-10 18:17:26 责编:王晴

摘要

在市场竞争中,一些门店经营不善致关门本是正常现象。但近年一些以预付款为主的服务机构出现“恶意闭店”,甚至还有“职业闭店人”为其善后,致使消费者预充值的金额无法退费。

在市场竞争中,一些门店经营不善致关门本是正常现象。但近年一些以预付款为主的服务机构如健身房、美发店、教育培训等出现“恶意闭店”,甚至还有“职业闭店人”为其善后,致使消费者预充值的金额无法退费,引发多起案件。
 
所谓“职业闭店人”,指近年来出现的一群专门帮助经营不善或存在欺诈行为的商家策划、实施关门歇业过程的人士。他们通过更换公司法定代表人、诱导接受不公平方案等手段,帮助商家逃避或减轻债务责任。
 
近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涉“职业闭店人”清算责任纠纷案件。“职业闭店人”接手瑜伽店后,导致原告王女士会员卡内剩余8000余元无法消费,最终,法院判决“职业闭店人”薛某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瑜伽会员被转美发
 
2021年,原告王女士开始在该瑜伽店锻炼,期间多次充值购课。2023年10月,王女士发现无法正常约课,客服联系不上,店面更是大门紧锁。瑜伽店其他顾客告诉王女士,店铺所属的公司已注销,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也发生了变更。
 
其他顾客把新法定代表人薛某的微信朋友圈展示给她看,多条内容显示;“死客激活做业绩,想合作的老板私聊我,让你店里的死客到店消费”“高价收购美容、美发、养生会员(因为某种原因您的店不经营了,您的会员我们可以帮助您消耗负债),全北京都可以”。王女士认为,自己遇见了“职业闭店人”。
 
由于自己还在瑜伽店内存有8000余元未消费,王女士将薛某起诉至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自己会员卡中未消费金额。
 
庭审中,被告薛某表示,他接盘公司后瑜伽店会员大约还有200人、40万元左右的金额未消费,他已经把这些会员转给另外一家美发店了,原瑜伽店会员可以到这家美发店去消费掉自己未用的金额。对此,王女士表示她报名的是瑜伽班,不同意去美发店消费。
 
另外,针对王女士的诉讼请求薛某并不认可。薛某认为,原告充值的时候,钱不是自己收的,且自己只是为瑜伽店原法定代表人提供一些服务,并没有跑路,不应该承担责任。
 
被判“真接债”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3年9月13日,瑜伽店原法定代表人及唯一股东刘某与被告薛某签订了转让协议,将公司100%股权转让给薛某。2023年9月14日,薛某变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唯一股东。2023年9月28日,公司申请注销。
 
法院经审理认为,薛某作为公司唯一股东,在明知有大量会员债权未进行清算的情况下,仍作出股东决定同意《清算报告》内容,同意公司注销,并向丰台区市监局申请注销公司,属于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的行为。该行为导致原告无法在合法的清算程序中申报债权,致使其债权无法受偿。薛某在注销公司时,亦作出《承诺书》,承诺提交材料真实性,故原告有权主张薛某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判令薛某赔偿王女士所办理会员卡中的未消费金额。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教授吕来明谈道,“职业闭店人”帮助商家“恶意闭店”,不仅会对消费者造成较大的财产损害,还会打击消费者的消费信心,此外,也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造成不良的传导效应。如果此类行为得不到惩治,商家纷纷效仿,就会对整个社会的经济造成危害。
 
丰台法院审结的这一案件的意义在于,“职业闭店人”薛某被消费者王女士找到了其闭店背债的“程序漏洞”,仅就王女士的债权部分而言,“职业闭店人”薛某成了实实在在的“接债人”,要承担真金白银的偿债责任。法院判决支持了王女士的诉求,给职业闭店行为敲响了法律警钟,也给消费者指引了维权方向。
 
金蝉脱壳难
 
梳理2024年以来,在早教机构行业如金宝贝、美吉姆等品牌的部分门店“一夜闭店”,让家长陷入退费难、维权难的困境。在一些商家闭店跑路的过程中,联合“职业闭店人”开展低价促销充值活动,吸引充值后在“职业闭店人”的帮助下金蝉脱壳。这个过程中,“职业闭店人”的收费标准一般为债务总额的5%。
 
针对此类涉及预付费,2024年7月1日即将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对重难点问题进行了规范。市场监管总局执法稽查局局长况旭表示:《条例》首次赋予了消费者合同解除权,而且经营者要退的不仅是预付款的余额,而是要根据合同履行情况和违约情况来定。经营者出现重大经营风险,应当停止收取预付款。
 
此外2024年6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预付式消费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司法解释》),《司法解释》第五条至第七条确立了商业特许经营体系内、商场场地出租者、清算义务人及帮助逃债人的责任。法律界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即便经营者试图通过更迭股东、法定代表人变更或虚假清算等手段逃避债务,“职业闭店”行为也无法轻易逃脱法律的制裁。如果“职业闭店人”帮助原经营者逃避债务,消费者有权请求其承担连带责任,这直接打击了“职业闭店人”的操作空间。
推荐内容
电子杂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场监管总局:规范外卖营销防止浪费 多部门要求加强预制菜食品安全监管 市场监管总局“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专题 市场监管总局强化反垄断执法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