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海航涅槃重生“三重门”

来源: 中国品牌杂志 中国品牌网 冯昭 发布时间: 2021-11-19 16:13:27 责编:冯昭

摘要

股权结构复杂、市场格局散乱、旗下品牌繁多,是海航集团破产重整进入正式实施阶段,面临的三重难题。

海航集团风险化解、破产重整取得实质性进展。

12月8日,海航集团发布公告,根据航空主业引战工作安排,航空主业引战企业的经营管理实际控制权利正式移交至战略投资者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简称辽宁方大),并由其确保航空安全,实现航空主业健康发展。同时,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顾刚不再兼任海航集团党委书记。

而在破产重整计划实施前夕,一条短视频在网络平台受到很多人关注:海航控股党委书记刘璐、副书记徐军带着党委班子成员,衣衫单薄地站在室外,感受秋冬交替下北京的骤冷天气。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一位海航白金卡客户深夜路过海航北京控股基地时,看到乘务员在基地门口等车时被冻得瑟瑟发抖。出于同情,这位客户拍了照片发给顾刚,并建议增加一些员工福利,顾刚回复说“马上”。在随后的工作检查中,顾刚发现其他航空公司乘务员已陆续更换冬装,但海航控股仍迟迟未进行相应调整,没有及时通知乘务员换装。

海航控股领导班子在寒风中集体罚站的一幕,为海航集团回归航空主业留下清晰的印记。

从高速扩张到跌落尘埃

从1993年创立到2021年裁定重整,海航集团用28年的时间,演绎了一出跌宕起伏的大戏。

作为海航集团的前身,海南省航空公司是中国民航第一家经过规范化改造的股份制企业;2000年成立集团后,通过并购快速从单一的地方航空运输企业向混业经营的跨国集团迈进。

其中,2003年前主要围绕国内航空公司、机场及境外飞机租赁公司等航空主业开展纵向并购;2003年后则开始多元化飚进,进军与主业相关,或者关联性不大的行业。

与此同时,海航集团市场规模也迅速扩大:营业收入从1.17亿元增长到2012年的1277亿元,资产总额从12.4亿元增长到3600亿元,旅客运输量从17万人次增长到2012年的4540万人次,机队规模由创立之初的3架增长到2012年的427架。

到此为止,如果说海航的扩张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那么此后的扩张就显得颇为疯狂,并逐渐失速。

2013-2016年,海航集团及旗下公司先后完成了对欧洲第三大酒店连锁集团NH酒店集团20%股份、澳大利亚Arena航校80%股份、欧洲第一大拖车租赁公司TIP、世界第七大集装箱租赁公司Cronos、英国红狮酒店15%股份、瑞士国际空港服务公司Swissport、英国路透社总部大楼、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巴西第三大航空公司蓝色航空23.7%股份、瑞士航空配餐公司、美国科技公司英迈、瑞士航空服务公司佳美集团、美国希尔顿酒店集团25%股份、英国外币兑换运营商International Currency Exchange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地收购。

到2016年底,海航集团已经发展成为涉及航空、酒店、旅游、地产、金融服务、物流运输、商业零售等多个行业的跨国集团;2017年更以1.2万亿元总资产位列世界五百强第170位——这是海航发展史上的高光时刻,但同时也为流动性危机埋下隐患。

由于并购资金主要来源于新增融资,海航背负的债务总额从2013年的2000亿元迅速增加到2019年上半年的7067亿元;同时,由于对并购公司整合不力,子公司不仅不能带来利润,反而加重了经营风险,终于在2017年底爆发流动性危机。

2018年,海航从“买买买”的节奏直接转向“卖卖卖”,先是处置了约3000亿元地产、金融业务,2019-2020年又通过不断出售子公司、股权、飞机等资产换取现金流,试图“自救”。

本来,海航依靠抛售资产以及航空业务强大的现金流还能勉强支撑,但2020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终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破产重整 使品牌得以延续

2020年2月,根据中央决策部署,海南省政府依规落实风险处置的属地责任,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

联合工作组进驻后,先是花数月时间对海航集团及旗下两千余家企业的资产、负债、关联往来逐一核查,逐渐理清了整个集团的资产底数、管理结构、股权关系和债权关系。

随后,根据海航集团整体债务风险着手制定破产重组方案。因其股权、资产、债权债务结构复杂,为最大可能保护各方利益,经过多轮磋商,按照“法治化、市场化、可操作性”原则制定了整体风险化解方案,该方案获得有关部门的理解和支持,也被绝大部分债权机构认为切实可行。

今年1月,海航集团发布声明,相关债权人因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申请法院对其破产重整。进入破产程序后,海航集团累计收到两万亿元债权申报,最终确认债权1.1万亿元。

而所谓破产重整,是专门针对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原因,但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各方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在法院主持和利害关系人参与下,通过业务重组和债务调整,以期帮助债务人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法律制度。

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的不同之处在于:破产清算最终要将困境企业注销,使其退出市场;破产重整则是找出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通过债务、资产、股权、管理重组,实现对企业的挽救。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自《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已先后有76家上市公司进行破产重整;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的联合航空、环球航空以及日本的日本航空都经历过重整程序,日本航空更是在申请破产重整后,创造了一年扭亏为盈、三年重新上市,并再次进入世界五百强的先例。

因此,破产重整作为一种保护措施,其核心不在于“破”,而在于“立”。

而海航之所以能获得“重生”的机会,是因为其作为国内唯一一家五星级航空公司,自身拥有成体系、丰富、专业、稳固的航空业务经验,资产、品牌、服务均具有较高的救助价值。

引进战投 四大板块相互独立

今年3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包括海航集团在内的321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件;随后,海航集团清算组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挂出了三则招募公告,拟公开为旗下航空主业、机场板块和供销大集招募战略投资者。

半年后,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管理人确定由辽宁方大为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战略投资者。辽宁方大将投资380亿元,并额外提供30亿元的风险化解资金。重整后,方大将持有*ST海航25%左右的股份,并绝对控股其航空主业。

“我们给出的要求是:第一,注册地不能变,海南航空不能搬离海南;第二,十年之内不能出让股权,不能变成财务投资。”顾刚说,辽宁方大答应了上述要求,后续工作会按照法治化和规划的流程进行。

《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战略投资者招募公告》显示,海航航空主业在经营境内12张、境外2张客运牌照,4张货运牌照,3家公务机牌照,同时还有公务机/直升机托管运营、航空发动机维修、航材维修、飞行员培训、特业人员检查等资质牌照。截至2020年底,海航航空主业共运营668架商用飞机、132架通航飞机,客运航线量超1500条;航空主业从业人员6.4万人,其中特业人员超3.8万人。

从机队规模、旅客运输量、年度完成航班量来看,海航依然位居国内第四大航空公司,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在于,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辽宁方大此前未从事过航空服务。

“成为海南航空实控人,在管理方面应关注六个方面:安全、服务、保障、规模、效率和效益,特别注意防止出现安全问题,保持海航良好的安全记录。”中国民航大学航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指出,“在疫情仍有反复的背景下,增收节支、减少亏损仍是当前关键工作。”

此后,顾刚在安全生产经营例会上表示,海航集团重整后会被拆分为航空、机场、金融、商业及其他四个板块,各自由新的实控人股东带领前行,相互完全独立;老股东团队及第一大股东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及成员企业权益将全部清零,这既是法治化、市场化破产重整的法律要求,也是老股东必须承担的基本责任。

顾刚指出,如顺利完成重整,根据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条件,海南航空的品牌、注册地及名称将永远不变。

收缩战线  将聚焦核心市场

9月底,海航控股、海航基础、供销大集作为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机场板块、非航空板块的核心企业,分别公布了各自的重整计划。

10月31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海航集团及相关破产重整企业送达《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十家子公司重整计划》《海航基础设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二十家子公司重整计划》《供销大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二十四家子公司重整计划》及《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等三百二十一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重整计划》,这意味着海航集团及相关企业正式进入重整计划实施阶段。

12月8日,随着海航集团宣布将航空主业引战企业的经营管理实际控制权利正式移交至辽宁方大,意味着风险化解工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而重整计划顺利推行,海航集团至少还面临着股权结构复杂、市场格局散乱、旗下品牌繁多等三重难题。

好在,根据披露的方案,海航集团已对运营航线和机队结构作出重大调整。

国内航线方面,将一改以往开枝散叶式的航线运营,聚焦海南、北京主核心市场和广深、成渝辅核心市场,强化西安、昆明、乌鲁木齐、南宁、福州等主基地市场;国际航线方面,将停止运营不具备可持续经营能力、不具备市场发展潜力的远程国际航线,视国外疫情态势和市场恢复情况,选择运营表现较好、市场相对稳定的欧美澳航线逐步恢复。

机队结构方面,将对标国有三大航空公司,逐步退出盈利性较弱的支线机和运力过剩的宽体飞机,加快盈利性强的窄体飞机引进速度;逐步将宽体机和多机型运营策略集中在海航控股,其他航司重点围绕“单一机队、单一机型、全经济舱、高座位密度”等低成本特点优化机队结构。

顾刚预计,重整完成后,以前高额的航空主业财务费用将下降近80%,飞机租赁成本也会大幅下降,经营性历史欠款将得到全面清偿,账面可保留充足现金。届时,海航不仅可以重夺全国第四大航空公司地位,还可以作为海南自由贸易港的主基地航司,充分享受自贸港红利。

“如果航空主业可以获得新生,在后疫情时代的市场竞争中,在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中,必将激发新的活力,焕发新的竞争优势,甚至用历史最好时刻,迎来新的发展前景。”顾刚称。

推荐内容
电子杂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场监管总局“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专题 市场监管总局强化反垄断执法专题 2021年儿童和学生用品安全守护行动 总局召开定点帮扶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