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永辉超市正在“下山”

来源: 中国品牌网 中国品牌 何茜 发布时间: 2021-10-28 10:40:17

摘要

万万没有想到,不到一年,永辉超市发生逆转,出现亏损。

 
 

2021年上半年,永辉超市现了上市11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亏损11亿元左右。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永辉超市门店数量突破1000家,含税销售额突破1000亿元,登上“巅峰”。

万万没有想到,不到一年,永辉超市发生逆转,出现亏损。

 

曾靠“生鲜”出圈


永辉超市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生鲜及加工”以及“食品用品”两大部分。而“生鲜及加工”,是永辉超市长久以来的特色和优势所在。 

永辉超市成立于2001年,不同于沃尔玛、家乐福等大型商超的起始规划。

当时,永辉超市创始人张轩松把生鲜农产品引进现代超市,使超市内50%以上的场所用于自营生鲜农产品,改变了传统农贸市场脏乱差的不良现象,做到环境舒适、品种齐全、品质新鲜、价格实惠,并一举获得了成功。

 
 

此后,永辉超市凭借“生鲜”这张王牌的聚客力,避开家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将渠道下沉至三四线等小城市,迅速打开市场。

2006年,永辉成立了“生鲜营运管理部”,实行“营采分离,以需定采”制度,逐渐建立全国性生鲜农产品统采和区域直采体系。再加上永辉超市内部“商品保鲜”机构,极大限度地减少了生鲜农产品产业链的中间环节,降低了物流、仓储和损耗成本,独特的经营内核竞争对手短时间内难以复制。

于是,“生鲜”成为永辉超市的“护城河”。

 

“护城河”已不再


半年报里,永辉超市这样解释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降库存、调结构是主因,社区团购的竞争和疫情的反复则是外因。
“社区团购”,是社区范围内的一种本地化的团购形式,用户在平台下单,第二天去自提点自取。
2020年下半年,拼多多、美团、滴滴、阿里巴巴等涌入社区团购,它们资金实力雄厚,挖人、搞补贴,用价格战抢用户,给线下超市带来不小冲击。

根据财务报表分季度来看,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永辉超市的业绩增速已经开始明显下滑,这与互联网巨头发力社区团购的时间几乎重合。

跟生鲜电商相比,社区团购最明显的特征是:预售、自提和次日达,也正是这三点支撑起社区团购的低价和效率。

预售,有了需求才下单。这意味着,社区团购企业不需要自己的库存,自然可以降低损耗,同时降低库存成本。

消费者自提,也减少了最后一公里配送的物流成本。面对一个比自己更低价的竞争对手,永辉超市似乎没有找到应对的办法。

 
 

如何扭亏为盈


2016年10月,这样一句话席卷零售行业:“未来的10年、20年,没有电子商务一说,只有新零售一说。也就是线上、线下和物流结合在一起,才能诞生真正的新零售。”

自那时起,传统的零售行业逐渐被颠覆,线上、线下从区隔,渐渐走向融合。永辉超市这样的传统线下商超,也开始顺着时代的变化,摸索自己的新零售方向。

2017年,永辉超市开始推出超级物种,主打“餐饮+零售”业态,对标盒马鲜生。起初,永辉超市的新零售变革也曾引发资本热捧,从2017年1月到2018年1月,公司股价上涨超120%。

 但是,超级物种不仅没给永辉形成新的业务增长点,反而连年亏损。负责超级物种、永辉生活门店等新零售业务的永辉云创,2017年到2019年,3年亏损超过20亿元。

 新零售转型并不容易。因为新零售是顶层设计,需要一整套零售体系的重构,比如商品规划、服务与体验、物流、支付、信息系统和团队等等。原本永辉超市的供应链能力是业内学习的榜样,但近五年来,永辉超市供应链的成长速度已经被盒马等甩在身后。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各种网红食品在盒马等超市、便利店的上新速度,要比永辉超市快很多。

 所以,永辉超市必须苦练“内功”,通过管理、技术等方面的变革,才能扭亏为盈

 



 

推荐内容
电子杂志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First slide
市场监管总局“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专题 市场监管总局强化反垄断执法专题 2021年儿童和学生用品安全守护行动 总局召开定点帮扶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