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为了黄冈“小汤山”医院,IT人拼了!

来源: 计算机世界 发布时间: 作者:刘莎

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姚清的春节假期本该是在武汉走亲访友、喝几瓶小酒、读几本好书、自己研磨几杯咖啡的闲暇时光中度过的。

姚清是典型的IT人,平时的工作节奏是996,有项目时则经常是007,这让他格外珍惜春节和国庆节两个长假,这可是一年中难得的两段可以真正放松一下的时光。

然而,在这个鼠年的大年初二,吃过早饭,姚清就不得不身揣“特殊时期疫情通行证”,从武汉驱车前往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也就是黄冈版的“小汤山”医院,开展云办公建设项目。

在接受《计算机世界》记者采访时,姚清正在赶往黄冈市妇幼保健医院的高速公路上,这是他在黄冈“小汤山”医院之后去部署的第三家医院。采访中,姚清经常会咳出声来,但是因为穿上了仅有的一件宝贵的防护服,他一口水也不敢喝……

“小汤山“医院重现

回忆此前身边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姚清做梦也没想到会和自己有这么密切的关联,而且有一天自己会身处“小汤山”医院这样的疫情一线。

事实上,从2019年12月起,武汉市就开始陆续出现了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人。2020年1月8日,国家卫健委初步确认了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

正值春运期间,这个潜伏期长达十几天、甚至几十天的病毒,随着大量人口的流动,以武汉市为中心,呈现出放射性的传播扩散。从1月19日起,不只湖北省,其他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也陆续出现多名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和死亡病例。

事态愈发严重!

1月23日,武汉市决定参照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建设火神山医院。

1月25日,党中央成立了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全国有30个省、区、直辖市都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武汉市决定再建一所“小汤山”医院——雷神山医院。

同一天,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武汉市的黄冈市也决定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开建“小汤山”医院,将其改造成拥有1000多张床位的疫情隔离点。

“你带头站出来,别人才有勇气跟着你往前走”

姚清就是在1月25日晚上,也就是大年初一这天晚上,接到了公司的紧急任务,要火速赶往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也就是黄冈版的“小汤山”医院,完成云办公建设项目。

作为锐捷网络技术服务部湖北省区经理,姚清知道,此时医院里的感染风险极高,但他同时也清楚身先士卒有多重要:“在恐惧面前,你必须带头站出来,别人才有勇气跟着你一起往前走!”姚清向《计算机世界》记者强调。

可是,“谁愿意和自己一起去疫情一线?”这个问题让他犯了难,每个同事都有自己的家人,他不想让大家去冒险。当他试探着问了这个问题后,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很多同事都主动报名,还列出了自己身体好、家里人没有反对等等理由,这让姚清非常感动。之前的问题反倒变成了:都想去,到底谁去更合适?

其实,姚清的家人在刚刚得知他要去疫情一线时,并不支持。姚清告诉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小孩,如果他不去医院协助工作,医护人员没有电脑办公,就不能及时救助更多的病人。

第二天一早,姚清发现,妻子已经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让他吃饱了再出门。姚清明白,当自己坚持这个决定的时候,家人一定会支持自己的。

驱长车,过三关

从武汉到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路程仅有100公里,但是这段不长的路途并不顺畅。

为了避免在密闭空间里近距离接触,姚清和另一名同事分别驾车前往。

当时武汉和周边地区都已经施行了严格的交通管制,虽然路上车辆稀少,但是因为高速管控、很多省道入口被村民围堵,根本无法通行。如果根据导航的提示路线走,还要绕行400多公里。

无奈之下,二人只好放弃导航,拿着地图,沿路找出口,再根据路牌找高速入口,又相继经过了三个关卡,才到达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当时每经过一个关卡,二人都要下车,出示身份证和医院向疫情统战指挥部申请的特殊时期疫情通行证,测量体温,做一遍消毒。经过对方的核实后,才能放行。在每个卡口基本都要停留大约十分钟。

姚清笑着告诉《计算机世界》记者:“我们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上得了高速,看得懂路牌,猜得对方向,到得了现场。”

“只能蹲着调试,累了就站会儿,幸好IDV部署快”

按照计划,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将在1月26日23点接收首个新冠肺炎病例。这意味着,姚清和另一名同事在此之前就要把医院所需的所有网络、外设和软件全部架设好。所幸的是,锐捷网络公司在1月25日深夜从福州紧急调拨的300多台IDV终端与配套设备都已经顺利运抵医院。

根据原定的工程量,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建设要在2020年6月才完工,1月26日姚清见到的医院只建成了90%,机房也没有装修完,桌椅都没有。二人只能在临时的环境里,以纸箱当桌,蹲着调试设备,蹲得腿麻了就站一会儿,缓过来就继续蹲下调试。

据姚清介绍,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有三层楼是用来做隔离区的,每层楼都有两个护士站,护士给病人用药的信息和对病人观察所得的信息都要录入到电子病历中。除了护士站,还有医院的门诊、检验科等场景,都需要部署IDV终端。“我们必须保证每个医护人员都有自己的办公终端可用,这些办公终端上还要连着各式各样的扫码枪、打印机等外接设备,办公终端里还要装好HIS医院信息管理系统。”

姚清强调,“医院看中我们的产品,就是因为部署很快。我们先了解了整个医院的网络情况,接通了网络,然后把服务器部署好,再把服务器里的系统机架做好,大概花了4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就大量测试外设和软件,这些都没有问题以后,再处理业务终端就非常快了。一个护士站,大约会配备10个终端,每个终端联网后,大概会花4分钟完成整个定向模板的下发,这样整个医院的网络和终端就部署好了。”

据了解,锐捷这套云办公方案可以实现与本地电脑一样的使用体验,并且支持无线环境部署。而基于IDV架构的统一部署功能和一体机设计,更是为姚清争取了宝贵的时间。通过管理服务器创建的桌面黄金镜像模板,为不同科室创建不同的业务场景,比传统电脑的终端上线效率提升了5倍以上。

而且,医院里还普遍存在这样的情况:由于防护用品十分紧缺,为减少防护用品的消耗,很多医护人员都不敢喝水,也不敢吃饭,甚至需要穿上尿不湿……如果桌面终端或软件系统出现故障,IT人员就不得不进入隔离室去处理,这样不仅会消耗防护用品,还有可能会感染病毒。而该解决方案通过镜像发布、软件更新发布、一键还原、诊断助手等远程运维设计,完全可以避免这些情况。

就这样,姚清和同事两个人,仅用了10个小时,就让300多台IDV设备全部可以交付使用了。期间,二人还为部分医生的终端做了一些个性化配置。随后,医院派人测试了登录挂号、信息录入、医生开药、药房拿药、打印清单、发票、CT片等各种应用,都没有问题。在给相关工作人员、本地渠道商做完讲解培训后,姚清还给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确保大家能及时沟通。

当二人离开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已经十多个小时滴米未进的二人想在附近用餐、住宿,无奈医院周围几公里内的所有餐厅、酒店都停业了,即使没有停业的酒店也不愿意接待来自武汉的人员。他们只能连夜驱车返回武汉,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吃上一口饭。

1月27日,姚清又分上午、中午和下午三个不同时间段,给医院打电话回访系统使用情况,询问是否有问题。

据了解,截止到目前,在这些设备的支撑下,该医院已经稳定运行了20多天,期间还治愈了数十位患者。这是让姚清最欣慰的。

“希望我能帮上一些小忙”

据悉,在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项目完成后,姚清和同事就被陆续派往鄂州市雷山医院新建区域(方舱医院)和黄冈市妇幼保健医院建设同类项目了。

在接受《计算机世界》记者采访时,姚清正在赶往黄冈市妇幼保健医院的高速公路上。采访中,不知是不是因为疲惫过度,姚清经常会咳出声来,但是因为穿上了仅有的一件宝贵的防护服,他一口水也不敢喝。

在姚清看来,“为医院建设IT项目这种事,往大了说是社会责任感,往小了说,是希望作为普通民众能帮上一些小忙。”

其实,姚清只是支援疫情一线医疗机构的IT工程师之一,在全国各地的“小汤山”医院里,还有很多这样的IT工程师,在战“疫”中,用自己的专业力量,支持着一线的医护人员,与病毒、死神争抢更多的生命。

武汉作家方方曾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会主动扛起大山的人,比如那些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医生、护士,比如在医院工地上昼夜不歇赶工期的工人们,比如像姚清这样在医院里默默提供技术支持的IT人。他们用最美的逆行和最热血的方式让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重启”昔日般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