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特斯拉在华复工,汽车业下游施援上游

来源: 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


近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对于212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进行调查,受疫情影响,绝大多数企业的营业收入将会有一定的损失。

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对于汽车产业链,由于零部件企业的生存高度依赖于整车企业,且零部件企业大多数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因此整车企业应当给予零部件企业更多的支持。

特斯拉复工

据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提供的数据,经排摸2月份有80个项目准备复工、首批外来务工人员将达到近6000人。

在该片区内,拥有包括特斯拉、上汽等企业在内的近百家汽车整车及产业链内企业。特斯拉上海工厂定于2月10日复工生产,成为全国首批复工的汽车企业,与此同时,其汽车零部件企业均胜汽车安全系统有限公司(下称“均胜”)也在同一天复工。

上海临港均胜于近日收到特斯拉中国的定点意向函,正式成为特斯拉中国Model 3和Model Y车型的供应商,为国产Model 3和Model Y提供安全气囊、安全带、方向盘以及方向盘控制器、车窗控制器等零部件。

第一财经记者从均胜负责人处了解到,目前公司已经按照要求购入了口罩、消毒液等防护装备,并在一切安全措施完备的情况下,尽全力保证正常生产。

均胜工厂周围防疫布局措施明显升级,大量安保在工厂门口维持秩序,而员工大巴则以单人座方式运送员工,以防止可能出现的交叉感染。此外,该工厂通知,来自疫情重点地区的员工则要求居家隔离,并要求除了必要的岗位外,非必要文职岗位可能还是安排居家上班,以此更好应对防疫布控要求。

目前,均胜上班的员工数量约为总人数的60%。上述均胜负责人称,虽然已经复工,产能难以立刻恢复至往年水平。

而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上周在其社交网站上曾表示,目前看起来原定春节后2月初的交付会暂缓,并表示会尽力在疫情好转后补上之前暂缓的速度。

中小企业举步维艰

在距离临港新片区约300km的江苏盐城,为东风悦达起亚等国内韩系合资车企及海外韩资整车厂提供电子元件的一家中小型汽车零配件企业,也迎来节后的复工日。该公司副总经理宋海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虽然国内整车厂处于停产状态,但海外的整车厂方面由于仍在生产期,因此被多次催问何时开工,也使他们陷入了是否会流失海外订单的担忧。而由于目前市场上的口罩涨价及断货,难以满足地方政府规定的复工相关条件,此外由于部分地区仍处于“封城”的状态,以及部分物流企业仍处于停摆状态,且汽车零部件企业的产品多难以直接销售至市场,导致即便是复工,有些企业也面临难以生产、难以运货等尴尬。

此外,宋海涛还透露,部分国家的客户已经打出以“防止疫情扩散”为由,拒绝或推迟接受订购的货物,也导致中小企业的困难加剧。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国内多个省份,为了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针对企业复工与否实施审批制。对于许多中小企业来讲,企业在停工时需要承担工资等相关费用,因此为了保证资金流则需要快速复工并着手生产,不过由于防护装备的价格不断上涨,这也就使一部分中小企业面临较大困境。

即便是购置了防护装备并开工的零部件企业也不容易。位于江苏常州开发区的一家汽车元件企业总经理董瑞清表示,虽然公司已经开工,但针对一批从特定地区回来的员工进行隔离,此外考虑到部分地区已经被“封城”,因此生产员工只有六成复工,而测试台架操作人员缺位导致研发项目受到严重影响,此外由于部分省份要求从外省返回者隔离一定日数,导致愿意运货的司机数量减少。

“估计这次疫情对于2月份的新订单需求会下降六成甚至更多。由于产能无法立刻跟上,导致即便是老订单及海外订单,也可能暂时难以满足。”董瑞清表示。

这段时间以来,由于国内汽车诸多零部件企业推迟复工,不仅是国内整车厂,一些海外整车工厂也受到影响。其中,由于中韩距离较近且韩系车企多依赖于内部单一供应链的倾向,因此韩系车企首当其冲。

继双龙汽车宣布停产以后,韩国现代汽车集团旗下的现代、起亚两个品牌位于韩国本土的工厂,也由于来自中国的电子元件等零部件短缺,一度面临全线暂时停产的危机。

不仅是中小型零部件企业,即便是一些大型企业也难以幸免。此前,博世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WolkmarDenner就曾表态,由于博世严重依赖中国市场,新冠肺炎的疫情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据不完全统计,博世、电装、盖瑞特等全球知名零部件企业均在武汉或周边地区设有工厂,且这批工厂的复工时间仍难以预计。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博世这样的大型零部件企业来讲,若一家工厂出现停产,就如一个血管被堵住会影响全身,不仅仅意味着一个产品无法产出,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体产业链结构。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强认为,一些大型零部件企业多停产几天,还不至于会影响整体结构,但规模化的零部件企业在整个汽车零部件供应链中的比例较低,零部件企业总体呈现“小、散、杂”的特点,若迟迟无法开工,很有可能将使一些小微零部件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困境。

政策与整车厂齐出手

目前,全国多个地区均出台了针对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平稳发展的相关政策。

上海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朱芝松在调研时表示,将认真研究落实市政府出台的关于扶持企业的28条综合政策,细化形成新片区的操作细则,支持企业发展、减轻企业负担,帮助企业树立信心,渡过难关。

一些整车厂也着手协助供应商渡过难关。以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为例,为了保证旗下现代、起亚品牌的汽车正常生产,通过与中韩两国中央及地方政府沟通,并向供应商位于中国的工厂提供一批防护装备及温度计,最终使过半数的供应商工厂获得了地方政府的复工许可。此外现代方面宣布,将向350个中小型供应商提供总计3080亿韩元的无息贷款,并相较往常提前15天向供应商结款,以帮助供应商早日走出困境。

对此,中汽协会员服务部主任杜道峰认为,对于许多中小型零部件企业来讲,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资金问题,目前的相关政策中,有多个地区提到了针对贷款、社保等资金方面的措施,这对于面临现金流困难的企业进行有效的帮助。他呼吁,地方政府能够为出现短暂现金流困境的企业协调提供低息贷款。

除了政策推动外,一些企业也推出了创新措施,以保证正常复工。

张强认为,即便疫情过去,形势仍然较为严峻,车企仍需扩大客户群体,以分散其风险。

崔东树则认为,从非典疫情的经验来看,疫情的发散可能会对特定市场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同时,由于汽车行业的基本盘仍在,因此疫情好转后将导致汽车行业出现恢复潮,被压制的消费需求可能会再次释放,甚至会导致一些零部件企业出现短暂的供求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