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穷人抢房富人买命 “续命”的细胞疗法前景如何?

来源: 中国品牌杂志·中国品牌网 发布时间: 作者:张静
最近,一篇标题为《穷人在抢房,富人在抢命!》的网文在朋友圈热传,文章讲的是:当国内房地产行业正高速发展的时候,当穷人还在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为买上一套房子时,那些有钱人却早已在偷偷地更换目标了——他们在买命,买健康!
 
事情的由头是:最近有关中国一批富豪前往乌克兰买命的新闻在网上被传的沸沸扬扬。四位富豪出国进行胚胎干细胞抗衰老治疗,打一针需要花费60万人民币,有中国富豪觉得他们第二天“手脚热乎,甚至视力都好了”。他们表示愿意花400万年轻30岁,只要能健康,只要能长寿!
 
现实像是不断地跟人开着玩笑,60万元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若干年、甚至是穷极一生才能积累起来的财富,而对于富人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婚礼,亦或是一剂美容针。不同的阶层,有着完全不同的际遇和追求,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市场火爆
 
从玻尿酸到胚胎干细胞,人们对于美的追求从未止步,抗衰老这个领域一直具有广泛的受众基础。从不知名的小主播到闻名全国的大明星,从小资女到阔太太,抗衰老的美容产品在这些群体中备受宠爱。
 
其实,细胞疗法早已经不是新鲜事物。早于上世纪60 年代,已经有许多富商和明星前往欧洲国家如德国或瑞士使用细胞疗法,享用这门先进的治疗方法,寻回失去的青春和健康,以达到抗衰老的目的。
 
据了解,干细胞是一种未充分分化、尚不成熟的细胞,具有再生各种组织器官的潜在功能,被医学界称为“万用细胞”或人体原料。干细胞有望用于脊髓损伤、I型糖尿病、帕金森病、阿尔兹海默症、心脏病、中风、烧伤、癌症和骨关节炎等的治疗,以及用于器官移植和再生医学领域。
 
近两年,全球掀起一股细胞治疗研发的热潮。2016年,以CAR-T细胞治疗为代表的免疫工程被评为“年度十大突破技术”TOP1,细胞治疗技术从本质上为癌症等重险疾病提供了全新的解决方案,也成为与死亡搏斗的不幸患者的宝贵希望。专家预计,细胞治疗应用于肿瘤治疗市场在2030年有望达到300亿美元的规模,表明细胞治疗将是下一代医疗技术的重要方向。
 
据医药魔方数据统计,国内的细胞治疗产业正以50%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发展,目前已形成了近百家不同规模的公司,并建立多家产业化基地,覆盖了从细胞存储到细胞制剂制备、细胞治疗技术研究等各环节。在从事CAR-T(全称是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Cell Immunotherapy指的是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研究的公司中,上海和北京占领了CAR-T研发公司数量之最,尤其是上海,集中了超过三分之一数量的企业,这些企业很多通过与国外巨头公司合作或大量引进海外资深科研人才,以促进CAR-T产业在国内的发展。
 
资本热炒
 
2018年以来,国内细胞治疗领域融资事件频频披露,单笔融资规模不断提升,高额融资顶层不断被突破。随着我国明确将细胞治疗产业作为重点关注和发展的方向,以及细胞治疗技术在血液肿瘤中的临床治疗初见成效,资本市场将持续重点关注该领域的发展,下半年该领域投资热度将进一步升温。

火石创造统计显示,上半年国内有7家细胞治疗企业获得VC/PE投资,其中有4家企业的融资规模超过亿元以上,斯丹赛生物获得1.8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成为该阶段金额最高的一笔融资。

从融资企业所在地来看,7家企业中有5家企业地处上海市,分别是宜明昂科、药明巨诺、斯丹赛生物、科技生物、普珩生物。相对来讲,上海市的细胞治疗产业基础在国内相对领先,拥有一批国内领先的专注于细胞治疗技术研发、临床应用和产业化的企业,如西比曼、复星凯特、药明巨诺、恒润达生、科技生物等。

分析国内外趋势,2018年全球细胞治疗市场钱景诱人,相关大额并购将持续涌现。据统计,中国细胞疗法尤其是CAR-T疗法的临床试验在近10年里数量飞跃,在全球26万例实验中,从2013年占比8.7%到2017年占比42.8%,其CAR-T临床数目已位居世界第二,由此表明中国细胞疗法水平已处于全球领先队列。随着国际巨头不断加码CAR-T细胞治疗,国内细胞治疗产业同步起航,相信该领域技术将不断突破、商业化进程日益提速,细胞治疗的产业投资机遇已来。
 
前景未明
 

细胞治疗仍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CAR-T治疗中仍存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神经毒性、脱靶效应等毒副作用,如何彻底解决其毒副作用将决定该疗法能否成功上市。对细胞疗法的深入研究与探索,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主旋律;另外CAR-T疗法单价在国外为每人30 ~45万美元,国内价格为20~50万人民币,如此高昂的价格是否能被市场接受或广泛普及也是值得商榷的难题,所以不仅技术有待突破和改善,对于个性化治疗方案,如何实现大规模商业化和产业化是企业需考虑的现实问题,尽管细胞治疗在安全性、商业性和政策监管方面仍面临不少挑战,但其在血液肿瘤中的疗效仍前景乐观,相信未来非常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