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水分数字”映出汽车真实销量

来源: 中国品牌杂志 中国品牌网 发布时间: 作者:宋谊青


 

著名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曾经说过,“市场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不断调整着供需关系。”把这句话用在近几个月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合适不过。

2019年,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了销量数据上的暂时繁荣,据乘联会显示,2019年1-11月中国乘用车销量1855.3万辆,同比下降8.0%,其中新能源销量89.4万辆,同比增长6.8%。

在这看似还算不错的成绩里,有媒体指出,有大量的新能源汽车并不是销售给C端(个人),而是被集中采购了。

究竟卖给谁?

根据保监会的交强险数据,新能源汽车上险数量中显示为“个人”的占总量的52%,所有权为“单位”的占比19%,剩下29%所有权为“未知”。

那么,这个真实的销售数据到底有多少?我们不妨通过几个口径来进行判断。

在乘联会的数据中,2019年1-11月纯电动乘用车非营业的比例为67%,是近四年来的最低值,意味着出租租赁等单位新能源乘用车采购占比在逐步提升。还有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长安新能源、吉利和北汽新能源卖给大客户的占比分别为62%、56%和48%。

不难看出,整体市场中个人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比例大约在50%-60%的水平。那么,如果再具体到家用消费最主流的细分市场——紧凑型轿车市场,情况是否会有变化?2019年前11个月,三款本土品牌主流纯电动紧凑型轿车——广汽新能源Aion S、吉利几何A、比亚迪秦Pro EV的销量走势也许能说明问题。

6月后的补贴退坡,对几何A和秦Pro EV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是Aion S却持续走高。2019年6月上线运营的如祺出行——由广汽集团与腾讯、广州公交集团共同投资的出行平台规模采购是一大因素。

事实上,从补贴大的大幅度退坡之后,新能源市场迎来“哀嚎一片”,11月,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同比增幅仅剩下1.3%,全年的销量大概在110万左右,这距离行业预期在2020年完成200万辆的预期差了很远。

下滑的销量也在侧面说明着,新能源市场的很大发力并非在个人消费者身上。这是一个从国家开始实行新能源汽车推广鼓励政策开始时,就在被不断讨论的话题。当时新能源汽车在技术、使用尚不成熟,消费者接受程度较低的初期,率先通过公务采购、出租等公共领域推广,是一条行之有效的路线。

对此,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开始吐槽新能源汽车真正的需求非常少。他表示如果把卖给出行服务/共享汽车公司的数据拆分出来,再把12万以下主要给出行金融解决方案的拆分出来,剩下真正卖给消费者的只有十几万台(1-10月份)。所以,他呼吁行业正视新能源的发展,不要“抱着铁球去称重”。上汽通用总经理王永清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错误的市场定位

由此可见,新能源这两年爆火的原因其实是出行业帮了大忙。以出行服务为代表的大客户订单,对新能源汽车销量都有过显著贡献,但毕竟这类大客户资源是极其有限的一次性资源。例如,曾经随着吉利布局出行领域,曹操出行在多个城市扩张,帝豪EV也曾交出月销近5000辆的成绩,但随着布局城市的数量趋于饱和,帝豪EV的销量也滑落下来。

2018年起广州市各出租车企业更新或新增的出租车中,纯电动汽车比例不得低于80%,且逐年提高5个百分点。而截至2019年9月,广州市出租车共计22442辆,其中纯电动出租车4697辆,占比21%。显然,对于“本地企业”广汽而言,将最新纯电动产品推入出租车的采购清单中,是销量增长最快捷的方法。

《童济仁汽车评论》在此前曾指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趋势一定是从高低两头敲开市场大门,然后逐步向中间渗透,最大的主流家用市场,一定是最后才能被攻克。”但是,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主流产品,除去渐渐被淘汰的“骗补型”产品,恰恰多处于燃油车领域最坚固的中端市场,无法在产品力上满足中端消费需求,只能以出行市场打开销量,某种程度来说,是市场定位的错位。

激活C端市场

造车是一个资金需求量巨大且回报周期相对较长的产业,资本寒潮无疑会让不少实力不济的新造车企业死于襁褓,但对于投资人来说,市场淘洗泡沫撇清,反而有望迎来价值投资的关键期。

除了政策方向的调整,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热度也在逐渐回归理性。“一年半前,新造车企业中每周或每两周都会有一家公司宣布融资成功,但现在长尾效应正在逐渐消失,资本正在向头部企业聚焦,大家对估值的期待更为理性。”顾宏地透露,当前新能源车企的融资来源发生很大变化,只有成为行业头部企业才能吸引融资。

资本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态度转变出现在2017年年终。“两年前,投资人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抱有极大的兴趣,很多VC、国际资本、私募包括净资产较高的个人都在追逐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机会,只要是相关项目都会看一遍,出不出手再说,而现在连机构资本都开始谨慎起来。”威马汽车合伙人、首席财务官张然认为,出现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受车市、国际贸易环境、经济环境、未来股价等多重因素影响,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新能源汽车产业正逐渐走向成熟。

“此变化过程很像当初的光伏产业。光伏经历过补贴驱动到补贴退坡再到政策导入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有些人耐不住寂寞或支撑不下去而退出,而真正有实力的企业会在大浪淘沙中留下来推动光伏产业的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也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对新能源汽车产业有多年投资经历的劲邦资本董事总经理王荣进认为,当前市场调整对新能源汽车产业长期发展更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