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酒钢宏兴子公司翼钢悬疑:停产3年净资产蒸发近20亿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

  位于甘肃省嘉峪关市境内的酒钢集团是国内著名的钢铁企业,十几年前,为了避免出现像玉门市“矿废市衰”的情况,酒钢集团实施了走出嘉峪关的战略,分别在兰州榆中和山西翼城设厂。这在当时被酒钢领导称为“百年大计”,十几年后,酒钢下属上市公司酒钢宏兴(600307)子公司山西翼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翼钢)却因人为因素停产,直至近日宣布即将破产倒闭。2014年,酒钢宏兴公告称拍卖子公司翼钢90%的股权价值17.3亿元,而2018年5月申请破产时称该公司的净资产为-9.5亿元。在2014年6月-2018年6月翼城钢铁为停产状态,公司净资产3年蒸发近20亿元,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

  翼钢曾是地方交税大户

  酒钢宏兴计划在山西翼城设厂是在2001年。当时已经进入“中国企业500强”的酒钢集团意识到,如果公司仅仅局限于在嘉峪关市生产的话,一旦当地的矿产资源枯竭,将会给企业带来毁灭性打击,于是决定走出嘉峪关,陆续在兰州榆中和山西翼城建立了生产型子公司。

  “当时,翼城县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主管领导多次带队到酒钢去对接。”2018年6月,翼城县政府一位官员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当年他作为县招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参与了与酒钢宏兴的对接。他回忆说,当年翼城钢铁这一项目作为地区最大的招商项目,被寄予厚望。酒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酒钢宏兴先后在翼城投资了20多亿元,把晋南这座普通的小县城的经济体量提升了一个量级。随后,酒钢宏兴向翼钢派出干部职工千余人,又在当地招聘了一千多名职工,加上公司外包工程的作业人员,总计有四五千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工商资料查询得知,酒钢集团翼钢公司于2001年11月5日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白红钧,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钢铁冶炼、钢压延加工及销售;钢坯、金属制品等。

  “翼钢以前情况非常好,职工有四五千人,一年给县上交税3个多亿。”据翼城钢铁一位前管理人员称,翼城当地有优质铁矿,有上千年的生铁冶炼历史,在西汉时期就驻有官方的铁器制造机构。在翼钢投产之前,当地就有大大小小百余家生铁厂,翼钢成立后,当地政府就把这些小作坊取缔,将这些产能并入到翼钢。据当地人回忆,翼钢最为辉煌的时候,上下游产业带动上万人就业,整个县城的经济活力都被这里搅动。

  翼钢的好日子在2014年6月戛然而止。据翼钢职工回忆,“当时接到停工的通知非常突然,大家都认为是检修停工,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工。”一位职工说,当时厂里刚进了大批原料,没有任何迹象会停产。然而,此次停工后,翼钢再没有恢复生产。

  此后的翼钢可谓每况愈下。酒钢的前两任董事长虞海燕、冯杰先后因受贿被抓,酒钢陷入人事动荡之中。而据接近酒钢高层的人事透露,当年翼钢的停产,系落马贪官、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的指示——“酒钢应该在甘肃境内搞生产加工,不能让外地把税收拿走了。”这样的一番话,导致了翼钢在2014年6月停工。

  3年蒸发近20亿净资产

  翼钢停产后,酒钢宏兴多次发布公告,宣布对子公司翼钢的资产进行处理。

  2014年12月31日,酒钢宏兴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通过议案,同意出售子公司翼钢90%的股权,北京卓信大华资产评估以2013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翼钢公司进行了评估,翼钢公司净资产评估值为19.2亿元,标的股权评估值为17.3亿元。

  2016年,国内钢铁行业去产能启动。根据《甘肃省工业领域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实施方案》,酒钢宏兴选择了已经停产的翼钢作为去产能的对象。酒钢宏兴向甘肃省上报了淘汰翼钢公司所有生产设施及产能的方案,其中包括铁产能100万吨、钢产能200万吨,淘汰2×420m3高炉、2×50t转炉、棒材生产线及配套设施。

  酒钢官方称,翼钢公司已于2017年7月底之前断水、断电、断气,并拆除动力装置,封存了炼钢设备,向社会承诺永久不再恢复粗钢生产,同时绝不会将设备转移至国内其他地区。翼钢公司根据《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文件精神,与印尼东昇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现已开展合作项目可研工作,计划将翼钢公司化解产能后处置的装备整体搬迁至印尼建厂。

  2017年9月,酒钢宏兴公告称,翼钢公司将于2017年9月底前拆除2台50吨炼钢转炉动力装置,封存冶炼设备,共计化解粗钢产能约170万吨。

  停产4年后,翼钢的财务状况是什么样呢?根据酒钢宏兴2018年4月27日公告,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截至2017年12月31日,翼钢公司总资产3.38亿元,总负债12.9亿元,净资产-9.5亿元(其中未分配利润-15.5亿元),资产负债率382.14%。也就是说,翼钢停产三年,翼钢公司净资产减少近20亿元。

  此外,翼钢申请破产清算。公告称,因翼钢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到期债务,在尝试通过引入战略投资方进行第三方重整、公司内部重整自救等方式后,均未有效改善该公司经营局面,且其在化解炼钢产能之后已无继续发展能力。

  酒钢宏兴称,公司持有翼钢公司90%股份,翼钢公司的破产清算将使公司的财务报表合并范围发生变化;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对翼钢公司应收款项8.04亿元,长期股权投资4.03亿元,公司已对上述两项资产全额计提减值准备;翼钢公司已于2015年底前全面停产,因此其破产清算行为不会对公司现有主营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几千亩土地没有并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在翼钢采访时,一位曾在钢厂工作的当地工人说,翼钢停产后一直处于封存的状态,人员已经遣散。“没有生产也就没有车辆进入,现在这里冷清多了。”这位工人更关心的是破产安置方案,他说,“听说公司要破产,职工该怎么安置现在都没有个说法,也不知道领导是怎么定的。”

  据接近酒钢管理层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酒钢下属的企业只能算是一个分厂,名义上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但是生产任务是酒钢宏兴来制定,其生产原料和资金都是由酒钢宏兴来提供,销售更是由酒钢宏兴统一进行。也就是说,作为子公司的翼钢,更像一个大的生产车间,不具备独立决策资格。知情人表示,酒钢宏兴和翼钢之间的债务,主要是要看酒钢怎么来划分的,因为翼钢的主要干部都是酒钢任命的,翼钢没有财务自主权。可以说,酒钢怎么划定就怎么算。

  翼钢当地的一名干部告诉记者,别的不说,翼钢厂区现有的土地有5000多亩,其中已经有2600多亩土地已办过土地证,仅此一项就价值6-10亿元,不过目前土地一项并没有进入翼钢的财务报表中。“企业申请破产却没有征得职工代表大会的同意,价值近10亿的土地也没有作价挂拍,不知酒钢宏兴对翼钢的土地是怎么考虑的?土地不进入拍卖程序是否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该人士说。

  针对翼钢公司的财务情况及土地资产情况,记者多次致电酒钢宏兴采访,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对方确切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