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杨涛:未来新金融发展有两个重要途径

来源: 中国品牌网 发布时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


  (中国网1月13日北京讯)由中国品牌杂志社、国经网、中国品牌网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新金融远鉴峰会”在北京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在本次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

  他表示,未来新金融发展中两个很重要的路径,一是小而美的金融中前台业务,这是多数可能具有生命力所在,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也可能做大做强,但主流可能还是做小而美。二是能否成为整个金融体系很重要的金融技术的支撑,着眼于基础设施,着眼于中后台。当然这个过程中盲目转型也可以触及一些雷区,比如消费金融已经出现了一些风险的问题。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跟各位做一个简单的交流,对新金融这些近期我也做了一些简要的思考,谈新金融的时候大家都希望有一些金融方面的变化能改变金融改革和创新当中已有的一些问题,与此同时它又不带来更多的风险,还有又能更好的服务于当前的经济社会发展,当然这个是一种最理想的状况。

  在现实当中由于各种各样的金融方面的矛盾和问题都被残杂到新金融中,因此所谓新金融改革也出现了一些鱼龙混杂的状况,也产生了大量的概念的误读。这里面想以金融科技作为一个主线看一下新的金融变革当中究竟有哪些要素。刚才庾力处长也是从不同的视角谈这个问题。

  新金融大家经常谈,过去谈到金融变革的时候,谈到带有一些新色彩的金融的时候,经常用科技金融的概念,但科技金融的概念更多讨论的实际上是金融对科技的支持,尤其是融资支持,那是因为科技事业、科技产业他在融资特征当中有一些特殊性,比如更需要一些类似于风险投资基金的支持,比如可能用一些投带联动的模式等等这些都是所谓科技金融的传统特点。

  但后来我们讨论金融科技和过去科技金融的理念是有所不同的,这里面更加强调科技本身就对于金融的效率,金融的功能带来了影响。与此同时还产生了一些新的金融探索的模式,依托于新的技术,反过来这样变化最终可能还是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全面改善的,包括科技产业在其中也享受到水涨船高的一些待遇。

  以前我们谈科技金融毕竟这个范围还比较窄,我们现在谈金融科技的时候,它从更广范围内实现了科技与金融两大要素二者的融合。我个人觉得从金融科技的角度,其实不是简单的一个虚拟经济的概念,从中同样你会看到科技带来的金融事业、金融活动、金融产业的变化,它同样也可以有效的改善效率,适度的控制风险,同时更好的解决就业,间接的服务于实体经济。从这个角度来讲金融创新、金融技术这些要素就如同是啤酒的泡沫,适度有一点,最后口感还是比较好的。这是一个对于新金融的一个基本认识,就是我们需要强调从科技金融到金融科技的转换。

  第二个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整天谈金融科技的时候,背后一个基础,我们现在大家经常骄傲的觉得在金融领域有很多的技术使得我们已经赶英超美了,但从技术创新的能力来看其实我们还有大量的不足之处。举例子是国际电信联盟做的最新的来衡量全球不同的国家信息与通讯技术发展的最基本的程度,它是一个普惠程度。可以看到我们在全球来看排名还是比较落后的,这个与中国这么庞大的经济体的地位是不相衬的。还有大家也关注近两年中国能否造出圆珠笔头上小圆球的问题,有人说是技术难题,有人说是市场难题,有人说是因为这里面涉及到的权力保护不足以支撑大家在材料学领域投入大量的成本。不管怎么样,我们想说的问题是,过去经常认为中国面临的一个矛盾是李约瑟难题,早期有四大发明,技术发展比较快,近期迅速被欧美所超越,背后这种技术制约可能是一个解释的角度,那么能否解决这种矛盾呢?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仍然面临这种挑战,因此我们谈金融科技的时候,一方面它确实很重要,另一方面提出要摆脱金融科技腾飞的幻觉,我们希望用金融科技迅速的弯道超车,但往往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需要更理性的看待它。看待金融科技的时候除了这些金融创新技术,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在背后真正能发挥信息科技的作用,使得金融得以快速的优化,反过来又有利于提升最基础的技术水平,这又是一点。

  第三点新技术不断演变,使得这个时代新的金融已经不是过去大家脑海中想像的金融了,过去探讨金融的时候会想到很多的要素,包括现实当中银行、证券、保险、非银行金融机构等等一系列的金融机构,包括债券、股票等等各种各样的产品,也包括市场。那么现在新技术使得我们关注的点是什么,就是传统的金融要素它的边界变得模糊了,银行不再是简单的银行,比如说银行做的理财产品,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私募产品,保险做的万能险也是接近私募产品,更不用说有大量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影子银行做的其实也是类银行业务。因此大家可以看到要素的边界变得模糊,新金融更加关注金融的功能,也就是说不管你是什么样的金融要素,最终它都有可能实现同样的功能,同一种金融要素有可能跨了不同的金融功能。功能是什么?就是这个金融可能有货币功能、支付、清算、风险管理、信息提供等等这些基本功能。

  从金融科技支撑下的金融创新,在这种变化的前提下,大家可以看到逐渐会从规模导向转化为功能与结构转化,过去想像的是规模不断扩,资产、数量不断增长等等,都停留在这种思路上,未来真正能实现新金融引导下金融创新、金融优化要转向这种结构转化。这个就说明了未来我们的金融能怎么样来判断,就说要素它的身份,我觉得越来越不重要,而是他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结果,这可能是新金融的一个关键点。

  同样也举例子,一家英国的银行,同样是一家手机银行,它已经获得了银行的全部牌照。正如1995年比尔盖茨曾经说过银行是21世纪的恐龙,1996年又解释了一下他之前的话,说我实际上是恭维银行,因为恐龙在地球上活了将近两亿年,微软不一定能活这么多年,虽然这也带有一种演绎色彩,但可以看到在整个新金融的变革当中,在全球来看银行作为传统的霸主,它的资源优势是独一无二的,它一旦转身之后仍然在新金融的探索当中占据一席之地,所以我们的概念就不仅仅停留在过去传统里面不同行业这种要素层面,而是看究竟在新金融的引领下能在现实当中实现哪些新的金融功能。

  还有一种转化,这种新金融意味着我们从更重视金融的技术层面的东西,到更重视金融科学层面的东西,这个是我自己在不同的场合一直强调的。什么意思呢?科学解释的是理论问题,技术解释的是实际和应用问题。传统上我们更重视实用,科学精神重视的是无用的好奇心。只有技术哲学,没有科学思潮。简单说金融技术重视的是金融的产品、组织、渠道、客户这样一些层面的效率改善,引领模式的创新,就是怎么样让大家更好的赚钱,同时让更多的人有效的享受这种产品,它就是实现这一点。但金融科学重视的是背后的制度、规则、文化、生态,这个对于我们这样一种快速在几十年来经历了欧美上百年以及几百年金融发展历程的经济体来说,我觉得尤为重要。因为你在极短期内接受了人家上百年才能经受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各种各样的思潮涌在里面,你怎么样找到一个健康的土壤这是很关键的,它解决了金融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如何不能解决科学层面的制度土壤、规则土壤、文化土壤,未来不管你搞什么样的外来嫁接,在这样的土壤上仍然会出现一些扭曲,这个是我想强调的。

  还有一个是从金融分化到金融共享,过去在传统金融模式下经常会看到金融的发展与实体的发展出现分化,出现扭曲,在金融发展当中不同的主体之间利益可能出现扭曲,为了解决这种问题,政府就会出台一些政策,在我们国家甚至有一些行政性的政策、指标非让某些金融主体服务于某些主体,长远来看这并不一定是最合理的,反而有可能造成一些问题。

  在新技术的引领下可以看到实体与金融之间,金融的不同主体之间,其实可以更有效的低成本的实时的智能的联系在一起,不再非要用一些特定的行政手段,而就使得他们有了基础的融合空间。比如互联网产业空间是金融与实体的融合,昨天挑了苏宁汇报,因为苏宁金融在互联网、金融、供应方面做出了自己的特色,既结合了新技术又符合了实体经济的需求。

  另外是金融模式的分化和融合不再是传统和新的对立,而是信息化时代的金融。我们用这种视野来看,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当前金融的基本特征和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有了一些不同。另外这种改变当中的新技术还带来了高效、透明、共赢的交易规则,而不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处可走。真正的新技术要改变这种状况,最后实现数字普惠金融,一方面通过数字化金融的强身健体改变整个金融的亚健康状况,实现水涨船高的解决你的一些问题,另外针对性的治疗解决原来的短板。

  最后是从行政干预到市场机制,这个我刚才也都提了。更重要的是要优化新金融发展的土壤,减少政府对市场过度的父爱或者货币当局的母爱。未来的监管当中实现所谓穿透式监管,与此同时避免政策和制度的大起大落。现在互联网金融整治更多的基于短期治理问题,是迅速下猛药的问题,猛药之后也是考虑长期通过锻炼、养生来解决效率,这就是短期的治理应对与长期的内在稳定期建设是必须要结合的。

  最后结合现在大家最关注的互联网金融,我想提一点看法,也是把短期和长期再深入一下。短期来看其实监管容忍度变化很正常,在欧美其实都经历了这些所谓P2P网贷平台、众筹等等新金融所面临的监管挑战,更为重要的是长期如何扭转不良的印象,成为金融体系的重要补充。这个重要补充我觉得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一个是不添麻烦,你的风险是相对可控的,商业模式是稳健的,没有成为整个宏观金融稳定当中一个极其不确定的因素,这是大家怎么样来扭转印象的第一点。

  第二点是定位清晰,定位清晰有两点,也是未来新金融发展中两个很重要的路径,一是小而美的金融中前台业务,这是多数可能具有生命力所在,当然也不排除极少数也可能做大做强,但主流可能还是做小而美。二是你能否成为整个金融体系很重要的金融技术的支撑,着眼于基础设施,着眼于中后台。当然这个过程中盲目转型也可以触及一些雷区,比如消费金融已经出现了一些风险的问题。

  第三提升效率,真正能发挥技术的作用,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客观来说这两年出现的新金融组织大多数在金融技术带来的正面促进效应还有非常大的不足,这是大家需要客观承认的。

  第四是各方共赢,如何真正实现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社会责任。

  如上是从金融技术作为引领,新金融究竟带来哪些层次和观念的变化做了一点自己的粗浅的分享,请大家多批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