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rand.com.cn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主管  中国品牌杂志社主办

中国民企在非洲

来源: 中国经济信息杂志-国经网 发布时间:

 

本刊记者 陈 芬


    随着中国市场的成熟,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走出去”,进入东南亚、非洲、南美洲这些地区寻找商机。
 去年底,应加纳、科特迪瓦共和国总统办公室邀请,全球中小企业联盟副主席、中国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协会副会长、非洲投资俱乐部执行主席周德文率领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赴非考察,帮助国内民间资本在非洲寻找商机。来自安徽、江苏、浙江、四川、重庆、河北、北京等地近40位企业家组成的考察团,在非洲受到高规格接待。

    此次非洲之行,在国内企业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更多的企业家提出也要去非洲看一看。在众多企业家的强烈要求下,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在今年三月中旬再次赴非考察,而此次考察时间距离上次仅仅三个月。

“抱团”出海

    “个体通过抱团,联合整体的力量,是民企在非洲投资的必然趋势。因为非洲现在百废待兴,只要你有胆量去做,就能够赚钱,而且面临的常常还是像码头、机场这样的大项目。这时如果你只是一家企业,那可能只有望洋兴叹,所以最好联合其他企业的优势进行抱团,这样才能较好地承接项目。”两次率团考察非洲的周德文如此认为。

    据周德文透露,第二次去非洲考察的民间资本主要以基础设施为主,涉及贸易、农业、房建等方面,并成功签订了科特迪瓦码头、港口、仓储等投资项目,以及建设10万套总统安置房的合作协议。

    在提到非洲投资俱乐部这一民间组织的作用时,周德文说,“非洲有其特殊性,相对来讲,这些国家强权人物占据了大量的资源,即使你拿到了项目,也要与政府、部门的领导,如洲长、部长、总理、酋长等打交道,这不是一般的企业能够做到的。所以,要通过我们与他们建立沟通与合作,承接这些项目;然后再由我们牵线,给相应的中国企业去做。”

    他拿非洲俱乐部在尼日利亚正在组建的公司举例说,在那里,他们聘请了非洲现在执政党——人民民主党的公共关系部副部长,作为非洲投资俱乐部驻尼日利亚首席代表。这样一来,如果中国企业在投资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就由首席代表出面;其另一身份便于在该国内部协调,保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早期赴非机遇广

    目前,国内企业对于非洲大陆的认知依然不足够,要么以其为“淘金圣地”,充满幻想,要么认为其荒蛮贫穷,不值一提。

   与人们早些年的非洲印象不同,21世纪的非洲,内战、冲突等已基本结束。除了个别地区反复动荡外,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政治局势已趋向稳定,政府部门的工作重心转入和平建设与经济发展。
 
    据悉,在第二次组织国内企业出访非洲时,由于报名的人太多了,非洲投资俱乐部只能对人员进行筛选。考察人员中,有多名国企老总。国企锁定的大多是机场、道路、港口等大型工程建设项目。此外,还有不少民企想在非洲建汽车4S店、PVC厂、手机厂等。想去非洲投资的企业非常多,同时委托非洲投资俱乐部进行考察。

    多年来,中国为非洲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援助。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贸易环境的改善,中非之间在政治和经济上有了更多合作,中国制定了“走出去”的整体战略,鼓励有实力、有信誉的中国企业到非洲国家投资兴业,转让适用技术和管理经验。

2000年,中非贸易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2013年,中非贸易额已突破2000亿美元 。

    在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举办之前,中非经贸往来主要以民间贸易为主。一批又一批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个体经商者怀揣“淘金梦”,闯荡非洲。在早期,就连中国最普通的箱包鞋帽,到了非洲也成了抢手货,一批中国商人一夜暴富。一时间“想发财,去非洲”的说法被炒得沸沸扬扬。

    正是因为这种技术含量低、投资少见效快、是人就能开店的“捡金子”的活儿,吸引了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蜂拥而至。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人陆续抵达非洲大陆。

    有这么一个段子,在非洲某市,第一家中国百货商店开张后,日进斗金。跟风者接踵而至,马上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第一百个中国人,全部集中在百货经营上。若某种商品走俏,大家立即群起跟风,很快将商机铲平,结果导致中国人卖啥啥跌价;到非洲投资林业矿业等资源产业,也是集中在行业最下游窝里斗,致使中国人买啥啥涨价。

贸易升级已来临

    非洲投资网总裁王文明自1988年以来,一直从事非洲工作,1999年初他一手创建了非洲投资网,在2005年非洲投资网成立了非洲投资俱乐部。王文明本人就曾在南非工作和生活多年,对非洲各国商贸环境十分了解。

    王文明认为,中国人现在面临的竞争来源,一是国人之间的竞争,二是与非洲当地人的竞争,三是与黎巴嫩和印度人的竞争。现在,在广州越秀大厦附近、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等地,都有很多非洲人,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

    但是,如果避开这些简单贸易,对一些有资金、有规模、有技术、有通道的企业来说,非洲仍然是遍地商机。

    从地域上讲,目前中国企业的脚步已经遍布非洲大陆,南非、中非、西非都可以看到中国商人的身影。像人口仅有200余万的内陆小国莱索托,来自中国的生意人就超过1万人。

    “非洲现在政局稳定,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向经济建设,开始注意民生,那么就有大量的投资机会。就像我们这次去的尼日利亚,国家的基础设施非常落后,在机场或者是政府部门,停电停水已成了家常便饭。中国企业只要利用传统的电力生产模式,而不是什么太阳能发电就足够了”,周德文表示。

    如今除了传统的餐饮、零售业、旅店外,民间资本在工程承包、医药、纺织、机械、电信等行业中的发展尤为明显。不仅如此,它们也开始涉足农业、采矿、能源等行业。

    周德文举例说,非洲投资俱乐部与科特迪瓦旅游部签定了一个项目,在阿加湖畔建设一个国际性高端度假基地。当地承诺将最好的位置给中国企业,并免费提供2700亩土地。这样的项目投资额是多少?建造这样一个小型旅游度假中心大约只需要100万美元。

    实际上,不少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获得了成功。体量大一点的如中铁,小一点的例如温州民企哈杉鞋业,后者不仅在尼日利亚建立了工业园,形成产业体系,建立品牌优势,还从事慈善事业,出资1000万元专门设立哈杉非洲基金会。

    国内民企纷纷赴非投资,一是受国内产能过剩、产业升级的压力,二是看到非洲市场的高利润、低成本优势。比如一个皮革厂或手套厂,在国内每个员工的月工资是3500-4000元,而在埃塞俄比亚,每个员工的月工资是450-500元人民币,而且还不包住宿,人力成本只相当于国内的八分之一或九分之一。因此,国内很多工厂老板纷纷进驻非洲。

    非洲之所以商机多,是因为长期以来,非洲一直是单一型经济,比如尼日利亚的经济支柱是石油,安哥拉依靠石油和钻石。非洲的众多国家要转型成多元化经济,需要很漫长的过程。

政府鼓励政策好

    非洲投资网副主席蔡立华曾在商务部工作多年,他跟本刊记者聊起一些考察非洲的经历。由于非洲的技术落后,而导致非洲市场充足,在初期卖什么都赚钱。在早期的对非贸易中,有朋友只因为倒卖老头衫而赚的钵满,她将在国内卖5元钱的普通老头衫标价15元卖到非洲。

    蔡立华认为,非洲具备很多资源,也有很大的市场潜力,但缺乏先进生产技术和生产设备。在提及建材产品时,他以埃塞俄比亚举例,当地由于缺乏工业基础,建材产品全靠进口,以致造成建材产品紧缺,例如在中国国内卖500元左右的普通木板门,在非洲居然会卖到2000元左右;在中部非洲的乍得,一袋50公斤的水泥,零售价可达200元,一吨直径6毫米的钢筋,则合人民币近8000元,价格十分惊人。

    蔡立华介绍说,我国的建材在非洲以结构性材料占优,如水泥、陶瓷、玻璃、复合材料、整体房屋等。而装饰材料和专用材料中,如涂料、油漆、各色瓷砖、防水材料等,销路也较好。由于非洲大陆50多个国家经济状况、需求与所处地理位置都不相同,建材价格差距也比较巨大。但总体来看,我国建材在撒哈拉以南的国家竞争力更强,优势明显。

    上世纪末,非洲国家普遍开始采取经济改革措施,鼓励外国企业参与本国经济活动,放宽了对外资进入的限制,包括制订和健全相关投资法律,简化投资审批手续、设立出口加工区、减免税收等。

    据悉,目前中国在埃及、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设立的6个经贸合作区,相当于在非洲设立的工业园区,都会享受优惠政策。比如关税减免,来自银行、海关等机构的协助,办理相关手续非常便利。此外,还有产品出口到国外的比例安排等等,有一整套的优惠政策。

    非洲国家还纷纷建立了投资促进机构,向投资者推介本国投资商机,提供有关投资环境和法律方面的信息,协助沟通投资者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为投资者提供各种便利。

    比如,科特迪瓦的投资促进中心直接由总统办公室管理,总统非常重视外来投资,该中心制订了一整套政策,根据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投资额度,给予不同的优惠政策。

    为了鼓励中国投资,很多非洲国家甚至把投资政策翻译成中文,提供一站式服务。

    今年是周恩来总理首次访问非洲50周年,5月4日至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了包括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肯尼亚在内的非洲四国,此次出访代表着50年来中国政府对中非关系一直高度重视。在李克强总理此次出访期间,中非双方签署多项合作协议,涉及政治、经贸、文化、卫生、农业、人员培训等诸多领域。

    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在科特迪瓦考察期间,计划在该国建一个商贸城,阿比让大区区长和港务局局长闻讯后当场表态,“马上批地,全力配合商贸城的建设。

    一方面,非洲国家各级政府积极抛出各种投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也采取一些措施,通过关税阻挡成品进口,目的是鼓励外国人到非洲当地来建厂,建厂方可享受关税减免政策。

中国投资者加冕酋长

    作为民间组织的非洲投资俱乐部在几个月内组织企业考察非洲两次,说明了国内民企走出去的热情。据悉,近年来,非洲各国政府非常重视和欢迎中国投资者。周德文第一次带队民间资本考察团进入到非洲不仅受到了“国礼”级的尊贵接待,团长周德文还收获了意外惊喜。

    去年12月12日下午,在科特迪瓦阿加迪市市长和科特迪瓦驻中国商务参赞夸西的见证下,该市举办了隆重、古老而热情的加冕仪式,由当地大酋长和所有酋长正式加冕周德文为酋长,周德文成为第六个被加冕为非洲酋长的中国人。

    在非洲当地,加冕一名外国人为酋长,是一种极高的荣誉,代表着非洲人对被加冕者的认可和喜爱。

    在非期间,考察团密集走访了加纳和科特迪瓦的重要部门,分别与外交部、国家港务局、投资促进中心、旅游部、住房与建设部、财政与计划部以及国家电力和能源机构的官员进行会谈,网罗了大量投资信息。

    考察团到达的加纳有“黄金海岸”之称,是世界上黄金储量最大的国家之一,据称50%以上的国土中藏有黄金。此次加纳之行,考察团顺利签下两个金矿开发协议。此外,科特迪瓦总统推出了70万套安置房建设计划,考察团与该国住房与建设部达成了由非洲投资俱乐部承建5万套安置房的协议。另外,还签订了科特迪瓦8个以上的旅游度假村建设,其他还包括码头、电力投资等意向书。

投资仍存多重风险

    投资非洲的人们看到的是非洲快速发展的潜力。2013年,全球15个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中,非洲就占了9席;预计到2025年,非洲的中等收入国家将从27个到达40个。从这个角度看,从丰富的矿产资源到百废待兴的基础设施建设,非洲处处蕴藏商机。

    但商机在处风险存。2014年5月13日,越南发生大规模反华活动,中资企业员工及财产受到严重威胁,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也无法提供有效的保护措施。有数据显示,中国在越南企业有112家,其中包括美的和苏泊尔。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在走出海外中规避风险,就成为在机遇之外,人们关注的另一关键点。

    尽管在非洲,当地政府给出了大量优惠政策,然而机遇背后的风险,也让不少早期赴非投资的华商栽了跟头。

    王文明就曾举例,在非洲某国,曾经谈好了一个铁路项目,因该国换了总统后,项目就不被承认了。而在利比亚,规定工程交付时,需当地监理签字才能生效。但等到了签字环节,监理突然跑掉了,导致几百人乃至上千人的工程队困在那里,最终,投资方损失惨重。

    一名中国投资商,曾经拿到了一张加纳的采矿证,在准备开发时,被当地政府告知此证是假的。因为采矿证只有矿业部才能颁发,从其他渠道拿到的采矿证都是假的。

    在非洲国家,矿产的归属权比较复杂,有些矿产已经被西方国家拿走了;有些矿是属于私人的,政府无权批给投资者;有些矿是政府的,私人无权给予投资者。因此,投资者首先要知晓该矿产的归属权。此外,有些非洲国家规定,2英亩以下的小矿不许外国人开发。如果不了解当地法律,只采用跟当地酋长分红的方式来开发,“后遗症”会很大。

    对此,王文明强调,非洲每个国家的法律都有差异,南非的法律系统比较规范,而尼日利亚、安哥拉、刚果金等国家人为因素比较大。除此外,还要看介入的是什么项目,不同的项目,遇到的问题也不同。建议中国企业家每到一个国家,都要找当地的法律顾问咨询,寻找熟悉当地商务系统的人来合作。对于那些人为因素比较大的国家,投资时要格外注意。

    除了重视非洲国家的法律外,对当地的民风民俗及商务系统也要有足够了解。在非洲,诸如科特迪瓦、加纳、尼日利亚等部分国家和地区,他们还保留着很传统的习俗和完整的酋长系统,当地百姓也是一半听从政府,一半听从酋长。中国企业去投资时,如果不了解这些,一下扎进去,有可能会遇到诸多麻烦。

    遇到问题时,王文明建议:最好先跟当地酋长沟通,取得酋长同意后,他们有时候会帮忙协调政府,通常情况下,政府比较尊重当地酋长。

    中国民企赴非洲投资,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对当地的了解及与当地的融合,可以考虑与有信誉、熟悉当地情况的专业机构合作,帮助了解市场,筛选合作伙伴。

    在语言方面,北部的非洲以法语、阿拉伯语、英语为主,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主要是英语为主,但是南部非洲像莫桑比克、安哥拉是葡萄牙语为主,而尼日利亚和加纳说的是英语。尼日利亚人也有一些地方语言,如奥萨语,而地方语言也是多样的,另外有一些土著语言。

    另外,企业在到一个非洲国家之前,需要首先看我们外交部的网站,注意是否有一些提醒。